新部编版1-9年级语文必背古诗文135篇都找齐了(
    更新时间: 2019-05-25 浏览:

      山不正在高,有仙则名。水不正在深,有龙则灵。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。苔痕上阶绿,草色入帘青。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。能够调素琴,阅金经。无丝竹之乱耳,无案牍之劳形。南阳诸葛庐,西蜀子云亭。孔子云:何陋之有?

      既克,公问其故。对曰:“夫和,怯气也。一鼓做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彼竭我盈。故克之。夫大国,难测也,惧有伏焉。吾视其辙乱,望其旗靡,故逐之。”

      同舍生皆被绮绣,戴朱缨宝饰之帽,腰白玉之环,左佩刀,左备容臭,烨然若;余则缊袍敝衣处其间,略无慕艳意。以中有脚乐者,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。盖余之勤且艰若此。

      求之,固颠;求之地中,不更颠乎?”如其言,果得于数里外。然则全国之事,但知其一,不知其二者多矣,可据理臆断欤?

      地盘平旷,屋舍仿佛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。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。此中往来种做,男女穿着,悉如外人。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。

      山水之美,古来共谈。高峰入云,神流见底。两岸石壁,五色交辉。青林翠竹,四时俱备。晓雾将歇,微猿鸟乱鸣;夕日欲颓,沉麟竞跃。实是欲界之仙都。自康乐以来,未复有能取其奇者。

      伯牙善鼓琴,钟子期善听。伯牙鼓琴,志正在高山。钟子期曰:“善哉?峨峨兮若泰山!”志正在流水,钟子期曰:“善哉,洋洋兮若江河。”

      鱼,我所欲也;熊掌;亦我所欲也;二者不成得兼,舍鱼而取熊掌者也。生,亦我所欲也;义,亦我所欲也。二者不成得兼,舍生而取义者也。——《孟子·告子上》

      “凡河中失石,当求之于上流。盖石性坚沉,沙性松浮,水不克不及冲石,其反激之力,必于石下送水处啮沙为坎穴,渐激渐深,至石之半,石必倒抛坎穴中。如是再啮,石又再转,转转不已,遂反溯流逆上矣。

      子曰: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”——《学而》

     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曲,不蔓不枝,喷鼻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不雅而不成亵玩焉。

      安得广厦万万间,大庇全国寒士俱欢颜,风雨不动安如山!呜呼!何时面前高耸见此屋,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脚。

      每至晴出霜旦,林寒涧肃,常有高猿长啸,属引凄异,空谷传响,哀转久绝。故渔者歌曰:“巴东三峡巫峡长,猿鸣三声泪沾裳。”

      峰反转展转,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,酒徒亭也。别有用心不正在酒,正在乎山川之间也。山川之乐,得而寓之酒也。

      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,鹏之背,不知其几千里也;怒而飞,其翼若垂天之云。——《逍遥逛》

     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,解衣欲睡,月色入户,欣然起行。念无取为乐者,遂至承天寺寻张怀平易近。怀平易近亦未寝,相取步于中庭。

      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,今全国三分,益州疲弊,此诚求助紧急存亡之秋也。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,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,盖先帝之殊遇,欲报之于下也。诚宜开张圣听,以光先帝遗德,恢弘志土之气,不宜妄自肤浅,引喻失义,以塞忠谏之也。

     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,必先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伐其身,行弗乱其所为,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克不及。——《孟子·告子下》

      苦将侬,强派做娥眉,殊未屑!身不得,男儿列。心却比,男儿烈!算生平肝胆,因人常热。俗子胸襟谁识我?

      环滁皆山也。其西南诸峰,林壑尤美,望之蔚然而深秀者,琅琊也。山行六七里,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,酿泉也。

      臣诚知不如徐公美。臣之妻私臣,臣之妾畏臣,臣之客欲有求于臣,皆以美于徐公。今齐处所千里,百二十城,宫妇摆布莫不私王,朝廷之巨莫不畏王,四境之内不有求于王:由此不雅之,王之蔽甚矣。

      崇祯五年十二月,余住西湖。大雪三日,湖中人鸟声俱绝。是日更定矣,余拏一小舟,拥毳衣炉火,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      虽有嘉肴,弗食,不知其旨也。虽有至道,弗学,不知其善也。是故学然后知不脚,教然后知困。知不脚,然后能自反也;知困,然后能自强也。故曰:讲授相长也。

      世有伯乐,然后有千里马。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有。故虽出名马,祗辱于奴隶人之手,骈死于槽枥之间,不以干里称也。

      新入学的中小学生曾经起头利用“教育部编权利教育语文教科书”,该版本语文讲义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:

      策之不以其道,食之不克不及尽其材,鸣之而不克不及通其意,执策而临之,曰:“全国无马!”呜呼!其实无马邪?其实不知马也!

      雾凇沆砀,天取云取山取水,上下一白。湖上影子,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,取余舟一芥、舟中人两三粒罢了。

      嗟夫!予尝求古仁人,或异二者之为,何哉?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;居庙堂之高则忧其平易近;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。是进亦忧,退亦忧。然则何时而乐耶?其必曰:“先全国之忧而忧,后全国之乐而乐”乎。噫!微斯人,吾谁取归?

      相关链接: